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四人去的是河滩一家有名的烧烤店,店内装潢高大上,还有专门为情侣准备的秋千座位。因为是聚会,并不是什么商业上的会谈,所以四人没有要包间,就坐在了大厅的一张四人桌上,靠墙,有沙发。

    韩珂亨和邬文杰坐的是沙发,王嘉闻和熊午就坐在了椅子上,韩珂亨的对面是熊午,邬文杰的对面是王嘉闻。

    一开始四人都没觉得有什么,各管各的点菜,直到点完菜开始对视的时候,他们才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熊午就很直白的看着韩珂亨,他观察着韩珂亨的动作、韩珂亨的表情,他也没有错过韩珂亨一闪而逝的害羞,见韩珂亨只与自己对视了半分钟就移开了眼,熊午从心里觉得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韩珂亨十分的后悔,他应该坐在邬文杰对面的,这样至少可以无视身边的人,现在好了,熊午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,总觉得怪怪的,虽然他还是有些小雀跃。

    王嘉闻和邬文杰这边就更尴尬了,两个人第一次见面,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,只能故作淡定的打量对方。

    王嘉闻觉得邬文杰是个有魅力的三十岁男性,方才听说是王权世家的粉丝,他就对邬文杰产生了点兴趣。其实邬文杰今天的装扮和韩珂亨很配,他不知道是韩珂亨为邬文杰买的衣服,心里就想着两人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关系。心中越好奇,看邬文杰的眼神就越热烈了起来。

    邬文杰浑身不自在,但是作为全场年纪最大的男人,他不能认输!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王嘉闻,果然如韩珂亨所说的十分帅气,刚才见到的时候身高也很傲人。这样的男人太优秀了,邬文杰心想,他是根本比不过人家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气氛越来越尴尬,导致周围几桌的客人也都向他们望了过来,韩珂亨清了清嗓子开始寻找话题。

    原本这样的任务都是薛稳做的吧……韩珂亨突然想到,也许该问问王嘉闻关于薛稳的事情,但是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不知道问了会不会戳到王嘉闻的痛处呢。

    “这次相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四年没见虽然感情还在,但是说到底还是生疏了很多,每个人都有明显的改变,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年青涩的大学生了。”韩珂亨说,“当初我们是四个人,虽然不知道薛稳是什么情况,但是今天我们也是四个人,相信文杰哥可以和我们相处的很好。”韩珂亨看了一眼邬文杰,对方也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改变最大了。”听韩珂亨提起薛稳,王嘉闻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感情,他笑着回应韩珂亨的话,“然后就是熊午,但是他的改变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毕竟人家是大学霸,年年拿一等奖学金。”说完,他拍了拍熊午的肩膀。

    熊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“都是大学时候的事了,尽管我们都变了,但有些事、有些感情都不会变。”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韩珂亨,“薛稳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到底是和我们不一样了,现在有文杰哥的加入,也算是弥补了失去薛稳的空缺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薛稳这个话题,熊午回复的十分巧妙,他知道韩珂亨也许会穷追不舍的盘问,毕竟当时和薛稳是同一个宿舍,感情也够深厚了。王嘉闻是肯定不会回答的,他被薛稳伤的深,内心深处都收到了不小的打击,所以这个话题只能由熊午来终止,尽管现在的他也够难过了。

    邬文杰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“能够成为你们这群年轻人中的一员,我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听到邬文杰这么说,韩珂亨噗嗤笑了出来,“这么严肃干什么?再说了,你又不老,也就比我们小个十岁嘛。”

    “十岁,在古代都能当你们的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内心:“我竟无言以对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今天能聚在一起真的十分高兴,我们就吃好喝好吧,又在同一个城市了,相见的次数不会少的。”韩珂亨笑了起来。从熊午的话里,他听出来对方可能并不是很想提薛稳的事,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再追究下去了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嘉闻,韩珂亨在心里为王嘉闻感到惋惜,肯定是薛稳这个缺心眼让王嘉闻受伤了。其实他并没有参与三人的另外两年大学生活,所以心中对薛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有空还是希望能再见见对方。

    烧烤串也分拨上来了,四人开始吃了起来,都是男人,尽管都不怎么喜欢喝酒,还是叫了一箱啤酒。

    喝着喝着,几人都有些迷迷糊糊了,特别是邬文杰和韩珂亨,酒量极差。

    “王总,熊顾问,我,我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