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收到短信的时候韩珂亨已经坐上了地铁三号线,他急匆匆的在下个站头下了车,然后又坐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一共花了八块钱,坐了两站地铁。

    他不是去散心的吗?为了熊午的事他脑子都大了,没想到一看到薛稳的短信他又不淡定了。熊午在他的心里真的就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叹了口气,韩珂亨往学校赶去。

    从总校到他们所在的校区要一个小时的车程,看到薛稳短信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,韩珂亨不打算回寝室,干脆就在校门口等待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还下着雨,韩珂亨打着伞站在校门口很是引人注目。要不就是在等外卖,要不就是在等女朋友吧!所有路过的人都这么想。

    好在韩珂亨没有等太久,过了二十多分钟,几辆大巴缓缓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熊午是被薛稳扶着下车的,上车前还不觉得有什么,因为生病的缘故,他居然晕车了,脑子又涨又痛。

    一下车,一双手就扶住了他,一把伞也举在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熊午向来人看去,果不其然是韩珂亨。

    韩珂亨担心的看着自己,这让他很感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生病了?学校又让你们淋雨了?”三个人往寝室楼走去,有一大群人也在往寝室楼前行。

    韩珂亨观察了一下下车的人的表情,大多都是疲惫的、无奈的、愤怒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学校也太没人性了,只追求完美,根本不顾学生的身体状况。”熊午没说什么,薛稳倒是开始吐槽了。

    不过薛稳说的都是真话,这才让韩珂亨感到不爽。

    “真是过分啊,我们先回寝室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回到寝室以后,熊午勉强换上了清爽干净的衣服,他擦了擦头发,然后二话不说爬上了床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这是韩珂亨和薛稳第一次看到熊午这样,想必十分难受了吧。

    “熊午先别睡。”韩珂亨站在梯子上,他拍了拍熊午的头然后吩咐薛稳,“薛稳,你拿个一次性杯子倒点热水,我桌上应该有药,你帮我拿一下。”

    薛稳挑挑眉,照做。

    韩珂亨一只手扶着床沿,另一只手拿着倒了热水的杯子和药粒,他在熊午耳边轻声呼唤,企图让熊午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“先把药吃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熊午只觉得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他迷迷糊糊睁开眼,看到了韩珂亨的脸。

    他又将视线移到了韩珂亨的手上,然后明白过来了,坐起身子吃掉了药,喝完了水。

    感激的看了一眼韩珂亨,熊午又倒了下去,侧过身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珂亨也放心了,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了,如果晚上还不行的话就只能去医院了。”看了薛稳一眼,韩珂亨又说,“我也上床了,你自己随意吧。”说完,他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。

    薛稳内心:“这就完了?没劲!”

    转过身,薛稳玩起了手机。他的衣服也换好了,现在就等浴室开门以后去洗个澡,然后叫了外卖舒舒服服吃顿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休息一天就要正式开启大学生活了,好期待呀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