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那个时候闵炎正修炼着,修炼完毕。见着了秋夕,秋夕一如往常的问他,想吃什么之类的话语,他回答了秋夕。一切都没什么不同,接下去就是和秋夕日复一日的生活。秋夕要的药物一直需找无果。秋夕和他都长大了,秋夕似乎变成了前世二十五岁的模样他亦如是。药物一直没找到,时间却不停止。

    秋夕变成三十五岁的模样,变得成熟了,可是身体机能却在慢慢下降。而他依旧是二十五岁的样子,他越发的着急了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如流水一般,二十年一晃眼就过去了。秋夕五十五岁了,保养的再好也可是苍老,眼角出现了皱纹。他还是二十五岁的模样,两人出门别人都以为秋夕是她的母亲。只要一有人说这话,秋夕就会伤心。而他背着秋夕的时候就会将那些多嘴多舌的人杀掉。

    药物还是没有找齐,秋夕已经进入了七十五岁。秋夕不愿意见他了,每日都呆在房间里。不是捣鼓药,就是发呆。每日他都只能在门外和秋夕说话,却是一面都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然后忽然有一天秋夕没有回应他了,他冲进了秋夕的房间。秋夕已然气息奄奄,就如同前世她即将离开的时候一般。他还是二十五岁的模样,身体健硕。而秋夕成了个老妪,生命垂危。然后他再一次看见秋夕离他而去了,这一回他找不到她了。

    他完全崩溃了,漫漫的人生,没有了秋夕他一点生存的意志都没有。他忽然想到,如果不是他结丹,他就会和秋夕一样老去。至少不会像如今这般,连和秋夕在一起的最后时光都只能隔着一道门。

    忽然从灵寂期清醒过来,闵炎才知道这估计就是心动期所给予的心魔启示吧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想到,秋夕走的很痛苦。他的不老对比出她的苍老,接着闵炎就生出不要再修炼的念头。如果没有了秋夕,修炼下去有什么意思呢?!就这样闵炎的修炼一下子慢了下来,一年时间他才升了一个等级而已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结丹,将所有的灵力压制着。这也是之前为何闵炎的等级明明没有日昇代表高,却能将他打倒的缘故。他的灵力一直压制着,非常强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没必要和秋夕说,他不想给她压力更不想他愧疚。暗地里闵炎却是更努力的需找那些药材了。

    秋夕看着闵炎握着自己的手,见他没有说出来。她本就是个聪慧的女子,念头一转便知道,闵炎的心魔定然和自己有关。而现如今闵炎最担心的是自己不能修炼,不能一直和自己在一起,那么心魔定然和这个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怪道闵炎自从半年前,修为稳稳的停在了灵寂中期之后,到如今这么长时间一点都没涨。她也不说什么,既然他不直言,她就不问。

    上头的郑孝东已然说开了。他提的内容不外乎是要学生们参加学校的活动,以及学校的管理。这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适应社会,也为了让大家更多的历练自己。毕竟在学校,而且他们这批人年纪不大,不像是年纪大的那些可以出去历练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