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清歌本就知道会有今日这么一遭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安景辰会冲着曹年这般的大发脾气,别说是曹年了,估摸着要是安景辰冲着她这么发脾气,她也压不住自己心里的火。

    安景辰眯着眼睛,眼底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本宫就等着他呢,跟他拉扯了这么久,是时候进行一场最后的较量了。这么继续拖下去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。陈雄让曹年过来也是为了试探,本宫不过就是顺水推舟罢了。”

    林清歌点头没再应声,知道安景辰的心里有数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林清歌还是再次清点了一下自己药箱里的药材,确定伤药都准备的很是充足。

    “你身边的人一定要交代好了,务必要保证你的安全。别的都不说,只要你的安全才是最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林清歌一脸严肃的对着安景辰强调,安景辰看了一眼林清歌的表情,冲林清歌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莫要担心,本宫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军队按时出发,不只是出于何意,打头的陈雄,居然让人把安景辰的马车也安排在了前方,与他的马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走来,为了照顾安景辰的病体,再加上为了保护安景辰的安全,安景辰可都是行在大军中央位置的。

    林清歌看了安景辰一眼,不知道陈雄这是不是要在路上整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安景辰冲林清歌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,示意林清歌冷静一些,莫要担忧。

    林清歌深呼吸一口气,掀开马车的帘子朝外看过去,一眼就对上了陈雄看过了的眼神。

    林清歌顿了一下,还未反应过来,就看着陈雄对她呲了呲牙,随即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林清歌被陈雄这么一副也不知道为何意的行为给弄的一头雾水,默默的放下了帘子,退回了马车里。

    林清歌趴在安景辰的耳边轻声细语,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一点儿声音去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看陈雄的眼神,好像不带善意,莫不是他真的要在路上就把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景辰侧了侧头,忽略掉温热的耳畔,看着林清歌满是担忧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莫要担心,他没这么大的胆子这般光明正大的就把本宫给弄死。本宫身边的人也不是吃素了,他没这么没脑子。”

    安景辰的话不但没让林清歌冷静下来,反倒更加的着急了。

    林清歌很讨厌事情不受控制的感觉,这会儿想不通陈雄的用意,更是烦躁不安,生怕下一秒陈雄就会发作。

    安景辰抬手在林清歌的头上揉了揉,安抚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本宫心里有数,他暂时还不会对本宫做什么。估摸着是曹年回去把本宫的话都转达给了他,所以他才这番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安景辰的手掌在林清歌的脑袋上顺着林清歌的头发,林清歌奇迹般的真的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陈雄刻意打乱了之前行军的规矩,把安景辰的马车安排在了前头,却没有告知安景辰的人,所以才致使安景辰的人都被分隔开了。

    而马车周围,此时围拢的几乎全都是陈雄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林清歌才会这般的紧张,揣摩着陈雄的用意,但是他是想要直接发作。

    “沈一他们都在周围呢,本宫又不是傻子,就真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