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夜过去,除了熊午和杨烨,韩珂亨和薛稳或多或少都没有睡好。薛稳是兴奋的,初来大学校园让他到凌晨都没有睡着。而韩珂亨是因为失眠,上午睡了太久,一到晚上完全就没有睡意了,这黑白颠倒的生活早已习惯,改过来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薛稳起床的时候眼睛下面挂上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看起来也精神颓靡。不像熊午,早晨七点就起床下楼跑步了,比起薛稳的疲惫,他看起来神清气爽,是个有活力的大学生样子。

    “起床了?”刚跑完步回寝室,熊午一眼就看到了瘫坐在座位上的薛稳,“昨天睡得不好吗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薛稳慢慢回过头看了一眼熊午,“太兴奋了没怎么睡着。”说着,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“现在真的困,但是这个时间点应该更睡不着了,下午再睡吧。”说着,他站起身向熊午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跑步了?真有精神啊。”拍了拍熊午的肩膀,薛稳感叹。

    熊午一看就和他不是一类人,虽然他的穿着风格很像一个运动少年,但实际上他并不怎么运动。高中的时候他打篮球、长跑,但说实话,都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了需要一个途径释放压力。早就听说大学里是没有人管的,在他的心里,就该玩玩闹闹长长肉。真是没想到啊,来到大学居然还有像熊午这样的人存在,一定是有远大抱负的吧。

    “习惯每天早上跑跑步了,不能让自己变懒啊。”熊午轻笑着说,“以后要不要一起跑?”

    薛稳脸色突变连忙摆手,“算了吧算了吧,我可起不来。”说完,他指了指韩珂亨方向,“你可以去劝劝韩珂亨,看他弱鸡一样的身材才应该好好锻炼一下吧?我好歹还有肌肉呢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向韩珂亨的床上看去,正好看到韩珂亨翻了个身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熊午内心掀起万丈波澜:“差不多都八点了,居然还没有醒!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他和我一样也失眠了,说不定比我还晚睡着,现在还睡着应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薛稳咧开嘴笑道,“不过没想到杨烨起的那么早,他也在跑步吗?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熊午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杨烨的床位,上面的被子非常凌乱的被推到了里面,床单上也有很多褶皱,一看就知道杨烨并没有整理床铺,一醒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“操场上没有他。”熊午摸了摸下巴,“可能是去网吧了吧……”他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薛稳没有听清熊午的后半句话,他越发好奇起来,“这个杨烨也是奇葩,真的看不懂他啊。”双手叉腰抬头仰望天空45°角,薛稳看起来十分具有父亲的意味。

    熊午不说话了,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汗和脸上的汗坐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本地学生来了一大批了,明天就是见面会外加军训动员,时间过的太快了点,三个月前才刚经历完高考。”挥洒完汗水的熊午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忧伤,他喝着水,垂下的眼帘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来到陌生的城市,生活在陌生的环境,周围都是陌生的人,他真的一点都不感到紧张寂寞吗?不是的,他一直在焦虑,但是一味地焦虑根本就解决不了现状,还不如一步一步走下去,让自己逐渐去适应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念高中时的同学和兄弟,三年啊,三年意味着什么?就连现在的他和韩珂亨都产生了联系,三年便意味着割不断的牵线,他们的心一直是连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过熊午的独自伤感在薛稳看起来就有些幼稚了,悲欢离合总无情,只有到新的地方才会认识更多的人,人不能总是在原地的嘛,总是要进步的嘛!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到好看的妹子啊?”薛稳也坐了下来,“G大是理科院校,女生应该很少的吧?幸好我们是理科学校的文科生,要是有好看的妹子也一定是我们班的!”他看起来很激动,双手都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熊午也被薛稳带动了,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走回寝室的过程中看到的为数不多的女生,然后打了个响指,“有是有,但是你怎么肯定是我们班的?你别忘了中德合作有两个班,会计也有两个班,而我们工商管理就一个班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……

    薛稳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“希望能有好看的妹子在我们班吧!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好看的妹子,那接下来的大学生活该有多无聊啊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